1. <track id="e44xe"></track>
        <li id="e44xe"><option id="e44xe"></option></li>
          <tr id="e44xe"><s id="e44xe"></s></tr>
        1. 在福鼎喝淡淡茶

          末優茶葉 紅茶 2021-12-04 09:08:08

           在福鼎喝淡淡茶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早已聽說福鼎茶聲名之盛,興許是彩云之南美麗的大當然所恩賜吧!剛踏上福鼎的土地,我們便有幸跨進“茶韻園”,領略那份茶韻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茶,是白茶,撮幾粒在手中,與眾迥異,圓圓的,如楊梅、李子一般大,色呈灰白。桌上,排開了茶具,黑黑的高柄長嘴壺、紫褐色的茶罐、乳白色小瓷碗,爐火緩緩跳動著,土生土長的農家女一一茶道小姐娓娓而道,溢起一種濃濃的風情。約一支煙的功夫,前一碗騰著熱氣的茶遞上來,未到眼前,一股清涼的荷香卻已直逼,竟一點沒有隱約縹緲的感覺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茶道小姐說,安溪觀音頭道茶比較香,是上上茶,熱情好客的農家人往往自己合不得吃,要敬呈給長輩和客人。我低頭一望茶水,清??设b,淡綠色里,亮著光澤。第二碗在白色的瓷映照下,比剛才綠得深了,釅釅的,醇醇的,喝進去很過癮。我晃然想起林語堂對茶作過的一個妙喻,前一杯如小女孩,第二杯像姑娘,第三杯似少婦,不覺會心地想笑。第三碗遞來的時候,茶道小姐特意提醒我們,用茶要小口嘬,細心品。我圍攏嘴,不緊不慢地喝一口,緩緩咽下,再咂咂滋味,遲疑片刻,不覺在嘴唇舌尖之間滋生出津味兒,那樣的清淡、清純,仿佛幽蘭入室、山谷來風,煞是愜意舒爽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品嘗茶的間隙,茶道小姐還一邊等待火候,一邊介紹這別具風格的福鼎白茶,據說《紅樓夢》中的“女兒茶”也為白茶的一個品種。這茶與一垅垅矮矮的碧頃綠茶有著天壤之別,是大樹茶。大樹茶每棵都有一丈來高,每到采茶季節,得搭了梯子才能采擷。那些栽種在寨子里每家每戶房前屋后的茶樹,葉子特寬大繁盛,芽苞密密匝匝,每到茶花開放的季節,滿樹是燦爛的潔白,像蓋上一層厚厚的鵝毛雪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福鼎人采茶、制茶也甚是講究,得選一個天朗氣清的日子,鮮茶要不沾濕,墨綠色,嫩得油亮為上。采回的茶葉要及時加工,不能受潮,要不然會直接影響茶葉的質量和成色。采回茶葉后,先是將灶頭的鐵鍋燒得滾燙,然后將茶葉放進鍋里,翻來覆去的烤炒。待那鮮綠的茶葉變得柔軟,并且沁出一層細細的茶汗時,便鏟到一個大簸箕里,趁熱使勁地搓揉。然后,再放進鍋里爆炒,搓揉。這樣,重復多次,再在陽光下晾曬后,經制茶機才將眾多干葉壓卷成一顆顆狀如楊梅、李子般大小的成茶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我穩穩地端著手中的茶,微微地有點醉了。不正由于這雄山十萬、峻嶺八千所孕育的大茶葉,這粗中兼細、精良獨運的制茶法,這茶道小姐輕盈柔美、深諳其道的沏茶技藝,才有白茶如此這般的口味、湯色和香氣么?
          我被老外添的欲仙欲死

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e44xe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e44xe"><option id="e44xe"></option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<tr id="e44xe"><s id="e44xe"></s></tr>